您当前所在位置:今日头条新闻 > 民生 >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来源:http://www.yunrensanye.com/作者:admin人气: 发布时间:2020-11-11 10:52:02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在众议院赢得多数席位,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已经结束,美国国会两院开始大选。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和民主党人舒默都保留了他们作为政党领袖的职位。但随着拜登的胜利,民主党的实力进一步扩大,美国民主党在众议院赢得了多数席位,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的权力逐渐萎缩。那么,怎么回事是美国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吗?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是什么区别,~我们去贝斯特边肖酒店看看吧~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美国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当地时间11月10日,美国众议院投票结果尘埃落定,民主党保证维持218个席位控制众议院,再次赢得众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人曾预计,在这次选举后,民主党多数党的优势将进一步扩大。他们打赌,郊区选民对特朗普总统的不满会导致共和党选票的流失,从而使民主党人进军保守地区。

然而,结果显示,在特朗普受欢迎的农村和工人阶级地区,包括新墨西哥州和俄克拉荷马州,民主党只赢得了一个共和党席位,失去了多达7个席位。到目前为止,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至少失去了6个席位,权力逐渐减少。

美参院选出两党领袖

最近,美国国会两院举行了大选。在参议院,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再次当选共和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保住了民主党领袖的位置。在众议院,美国媒体普遍预测民主党将保持多数优势。

据美国《国会山》报纸报道,78岁的麦康奈尔在上周的肯塔基州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占据席位,第八次当选参议院共和党领袖。与此同时,查克舒默将继续担任参议院民主党领袖。

然而,谁将成为多数党领袖的问题仍未解决。报告称,格鲁吉亚2021年1月的两次选举将决定未来参议院的控制权。

民主党参议员表示,虽然他们对11月3日未能赢得更多席位有些失望,但选举后参议院的第一次会议非常顺利。

另一方面,在众议院选举中,美国媒体普遍预测国会民主党人可以占据多数优势。根据英国《卫报》的统计,民主党在众议院赢得了215个席位,弱于共和党的201个席位。

据此前报道,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正式宣布参选连任。

美国两党争夺国会控制权

“我非常非常自豪,我们可以说我们已经控制了众议院。”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在当地时间周二晚上表示。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众议院的435个席位今年全部改选,民主党现在以232: 197的优势在众议院占据主导地位(自由党1席,5席空缺)。

《纽约时报》网站信息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日凌晨,民主党在众议院获得194席,共和党获得185席。根据《今日美国报》 4的一份报告,民主党有望保持对众议院的控制,但扩大优势的愿望可能会落空。

在参议院的100个席位中,共和党目前有53个席位。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美国参议院35个连任席位中,23个是共和党,12个是民主党。早些时候,一些共和党人担心特朗普总统对新冠肺炎肺炎的无效斗争会拖累面临选举的参议员。但截至当地时间4日上午,这种情况并未出现,共和党赢得了部分关键席位的争夺。

据法新社报道,特朗普的坚定盟友格雷厄姆在南卡罗来纳州击败了民主党的强大挑战,保住了自己的席位。此外,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轻松击败了民主党挑战者。

共和党人在保住自己席位的同时,也在一些地区的竞选活动中赢得了民主党人的席位。英国《卫报》称,这些“战争局势”让共和党人对再次控制参议院有了新的信心。截至北京时间5日凌晨,来自《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新闻网站的信息显示,两党在参议院分别拥有47个席位。

无论谁当选美国总统,通过自己的政党控制参议院将在作用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据BBC和其他媒体4日报道,由于仍有许多选票有待统计,美国国会两院选举的最终结果可能需要时间。不过,选举预告网站“538.com”认为,民主党赢得参议院控制权的概率为3/4。

拜登获胜,但特朗普主义的影响犹在

在一场比四年前更激烈的拉锯战中,拜登通过冒险获胜,从而结束了特朗普的连任梦想。然而,特朗普主义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不会消失,拜登治愈分裂将是一项更加艰巨的任务。

这一代美国人已经20年没有经历过大选投票日之后第四天还没有决定下一任总统的情况。上一次出现类似的僵局是在2000年,最终导致了有争议的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裁决。但是2000年世界上还没有Twitter和智能手机,人们用电话调制解调器拨号上网。有线电视是大多数美国人关注选举形势变化的首选信息渠道。正因为如此,当选民在20年前面对小布什和戈尔时,他们很难像今天活跃在全球社交网络中的那些业余政治观察家那样,拥抱如此强烈的情感冲动和代入感。同样,即使严肃的民主党选民质疑佛罗里达州裁决中的一些程序问题,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不会认为华盛顿有一个“深度国家”或阴谋集团故意迫害前副总统戈尔。

然而,这种情绪波动、怀疑甚至人身攻击贯穿了2020年竞选的整个过程。它提醒我们,不仅是美国,整个世界都变得非常不同。信息技术和获取信息方式的变化改变了普通人对现实世界的看法,特别是经验,日常生活之外的世界,反过来影响了他们对现实的反馈。这是一场真正的“大变革”,有助于我们理解2010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世界政治中的许多新现象。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注意到并借鉴了这一新变化,这是他在2016年意外击败希拉里克林顿的重要因素之一。乔拜登和整个民主党阵营在2020年的竞选策略仍然是传统的——常识,告诉他们,当现任总统关于防疫的明智决定导致美国在不到10个月内确诊970多万例新冠肺炎肺炎病例,23万多人不幸死亡时,只有少数选民会继续投票支持这样的政府。

“郊区起义”现象始于2018年大选,并在今年民主党初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进一步助长了围绕拜登-哈里斯组合的乐观情绪:20多年来一直是共和党传统票仓的大都市周围的郊区,正涌入教育程度更高、文化更多样化的族裔背景、更多女性成员和收入更高的年轻一代群体(其中相当一部分,

2016年一度沦为“胜利的诅咒”,这次被小心翼翼的挽回:亲共和党福克斯新闻(Fox News)收集的1012份调查样本显示,拜登在全国层面的支持率达到53%,领先特朗普10个百分点。足以洗刷2016年耻辱的伟大胜利已经在望。

最终结果让所有人失望:没有特朗普奇迹,也没有压倒性的蓝潮。在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等几个主要的“战场州”,相互追逐的僵局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而宾夕法尼亚州一度不到0.5%的选票差距,让人担心是否会引发允许重新计票的机制。直到当地时间11月7日上午统计出宾夕法尼亚州和内华达州99%的选票,拜登-哈里斯终于越过了270张足够获得执政权的选举人票的“红线”。截至北京时间11月8日上午,开票结果显示,民主党阵营获得290张选举人票,共和党阵营获得214张选举人票(据彭博社实时数据)。然而,由于特朗普仍有机会赢得北卡罗来纳州和阿拉斯加州,这两个选举人票之间的最终差距甚至可能比2016年(77票)更近。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蓝潮”并没有出现:现实是大海流过,到处都是动荡。个人对川普的反感,尤其是新冠肺炎肺炎疫情引发的舆论波动,导致共和党过去20年最稳定的选票之一亚利桑那州意外转蓝。支持拜登的“起义”确实发生在凤凰城周围和马里科帕县等郊区。由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组成的蓝墙最终成为民主党“越界”的赢家和输家,但票数相近也意味着他们作为“战场州”的整体形势并没有改变。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郊区起义”未能扩展到一些较小的大都市地区。在辛辛那提、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圣路易斯,共和党赢得选票的传统优势没有受到明显挑战,这意味着参议院“红强蓝弱”的格局很有可能继续下去。与四年前整体投票率大幅上升相比,特朗普实际上多获得了700万张普通选票:这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没错,特朗普的个人品质和价值观可能不符合熟悉的共和党当权派;但从政策取向来看,他只是够“共和”而已。无论是大幅减税、增加军费开支、放松金融体系和互联网监管,还是搁置环境问题(页岩油开发商必须对此感到满意),甚至是更加严格的移民门槛,这都完全符合人们对任何共和党总统的期望。事实上,如果没有赌博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的误判(基本心理是把复苏的经济放在社会保障之上),特朗普时代经济持续增长、失业率下降的局面,大多数人早就心满意足了。当民主党阵营将特朗普个人与棘手的社会问题直接联系在一起时,比如新冠肺炎疫情失控和弗洛伊德式骚动的进一步蔓延,他们有时会选择性地忘记。导致共和党的目标选民背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自己也没有成熟的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

当地时间2020年4月17日,特朗普与美国“抗疫队长”福奇出席白宫SARS-CoV-2工作组新闻发布会(图片|人民视野)

另一方面,在时隔四年后,特朗普-伯恩斯组合的竞选策略几乎没有实质性改变,仍然利用社交媒体传播关于“深度国家”和拜登家族的负面信息,从而制造舆论焦点,动员基盘。2016年的选举表明,特朗普从来都不是能够赢得相对大量美国选民支持的人(他在大选中输给希拉里克林顿近287万张选票),他也拒绝把“赢得多数”作为自己的第一选择。老人,白领蓝领,拉美裔——,尤其是“战场州”的人,是他的主要目标。共和党在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胜利部分证明了这条路线是有效的。对于郊区选民来说,特朗普的策略是分化。

8月24日晚在夏洛特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总统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发表了威胁性讲话;他宣称,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必将滑入无政府、暴力和压迫的绝境。这些言论虽然没有提到正在进行的“弗洛伊德式的骚动”,但显然将骚动的负面影响与民主党的政策立场联系在一起,希望通过渲染“绝望的局面”来诱导人们改变投票取向。唯一的问题是好像不太成功。

2020年11月7日,在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拜登上台演讲。

但2020年,整个共和党的政治前途已经牢牢绑在了特朗普自己的进退上。他们一度有机会主动走出这一困境:在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输给2012年竞选连任的民主党人奥巴马之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起草了一份总体改革方案(被保守派嘲笑为“尸检报告”),建议改变在移民政策、少数族裔权利、LGBT问题等千禧一代关注的问题上的固有立场,以吸引更多年轻选民的关注。但是随着共和党在2014年年中赢得参议院,再也没有人关心“解剖”和改革了。

2016年,在共和党无法推荐一位足够强势的总统候选人的背景下,它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举动,招募了政治业余人士特朗普(Trump)去参加大选。在赢得选举的同时,也使得该党的整个政治议程被带有非主流右翼色彩的总统操纵。因此,人们在2020年看到了一系列奇怪的现象:当拜登-哈里斯阵营注意到“郊区起义”的深刻象征意义并试图利用这一趋势时,共和党正与特朗普合作上演质疑亨特拜登的“叛国”电脑记录、影射卡马拉哈里斯是“社会主义者”等荒谬闹剧。所谓的“共和党当权派”似乎在2020年就不复存在了。

2020年9月29日,在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凯斯西储大学健康教育公园参加了第一场总统辩论。

再也没有“非特朗普”共和党人了。这是过去四年美国两党政治中最重要、最深刻的变化。特朗普通过减税、提名保守派大法官和给予个人优惠,成功地让共和党领导人(尤其是参议院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接受了“行政中心主宰立法机器”的现实,甚至积极与他们合作。在拒绝了2012年《尸检报告》提出的改革方案后,共和党现在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通过极端言论和社交网络动员的铁杆粉丝身上:他们没有勇气推开特朗普招募的那些选民。这反过来又会导致被动局面的延续:在过去的美国选举历史中,政党领导人要为选举失败的结果承担个人责任。但特朗普会将责任转嫁到不存在的“深度政府”身上,甚至可以将对他个人滥用职权、偷税漏税的调查变成“政治猎巫”,以维护粉丝的同情。

在这个问题上,帮助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非主流右翼“战略家”班农无疑有足够的发言权。在今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曾说:“选举只会有两个结果:要么特朗普获胜,要么胜利被偷走。在后一种情况下,妮基黑利和迈克蓬佩奥都只能争取2024年副总统候选人提名。”换句话说,特朗普这个“自带粉丝”,瓦解了共和党当权派共识的人,永远不会主动离开。他会在每一个可能的场合发出“回来”的信号,从而促使共和党在四年后选择再次招募他,至少他会成为决定共和党最终候选人的“王者”。然而,共和党自我改革的最后希望在今年年初“通瘤胃”调查结束时破灭了。特朗普将于2021年1月离开白宫,但特朗普主义远未退出。在政治两极化依然明显的美国,它的幽灵随时会从每一个动荡的角落冒出来。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区别

1、大政府VS小政府

一种价值观是,他们认为美国应该是一个小政府,这意味着政府不应该什么都管。比如疫情爆发的时候,什么时候重开经济是人民自己决定的,于是抗议说要重开经济。这是共和党的想法,也是特朗普的政党。

还有一个价值就是美国应该是一个大政府,也就是说很多事情让政府来做决定。比如疫情发生的时候,应该是政府决定什么时候重新开放经济。这是民主党的想法,也是拜登的党。

除了政府的规模之外,他们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都很不同。

2.社会福利

福利,共和党认为大家不要交那么多税,富人不要养穷人。健康保险应该由市场决定。有钱人该买好的医保,没钱的该买不买坏的医保。他们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去工作,去竞争,让市场说了算,贫穷是自己的问题,人要自己照顾自己。比如最近的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共和党人普遍说黑人有自己的问题,他们在玩身份政治,他们在推动一个他们是受害者的议程。

民主党得到众议院多数席位

但是,民主党认为富人应该多缴税,政府应该用富人的钱来支持穷人,所有人都应该有政府的医疗保险。贫穷是一个社会问题,所以富人需要帮助那些没钱的人。在这个乔治弗洛伊德的案件中,民主党人认为黑人犯罪率高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人们一直感到被强迫,他们就会反抗。

3.枪支和军事

在枪支和军事方面,共和党人认为美国人应该有枪,因为政府控制不了坏人的枪。如果好人没有枪,怎么会保护自己。除了枪,他们认为美国应该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军队和武器,因为只有好的军队和武器才能保护美国。

但是民主党内的人认为应该控制枪支,因为枪支让社会不安全,要靠政府保护,而不是靠我们自己。除了枪支,美国还应该和其他国家多合作,这些国家不愿意在军费上花那么多钱。

4、保守VS自由

意识形态上共和党比较保守,比如他们反对同性婚姻,反对堕胎,反对非法移民,所以特朗普一直说修墙。

但是,民主党更开放,更自由。他们支持同性恋可以结婚。他们认为女孩应该决定是否堕胎。他们认为移民不是非法或合法的,因为美国最早的移民就是这样来的。

共和党和民主党价值观很不一样,所以经常吵架,怎么吵架?

比如这个乔治弗洛伊德的案子,如果你说,我觉得这个地方警察不对,那么很多共和党人就会马上出来骂你。为什么不看看黑人犯罪率?

但是,如果你说你认为这些人晚上抢很多东西是不对的,很多民主党人会马上说种族歧视。你心里瞧不起黑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美国一半人全是民主党,另一半全是共和党吗?

不是,比如2018年,只有26%的人是共和党人,31%是民主党人,37%是什么?他们是无党派人士,其中有赞同民主党的,有赞同共和党的,也有完全中立的。

为了在美国赢得总统职位,利用每个人的价值观让他们支持自己是非常重要的。很多考生要花很多钱来提升自己。他们会说如果我当上总统我会怎么做。但是当他成为总统的时候他会这么做吗?大部分考生做的不多。

总的来说,这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区别。

下一篇:没有了